2014.01 阿根廷的Perito Moreno

 

這篇遊記我嘗試寫了幾次 老是覺得寫不出它給我的震撼 

 IMG_4285.JPG

 

現在坐在台北的家裡 聽著<悲慘世界>原聲帶會比較有感覺嗎不知道

 

話說在el Chalten爬山的那個禮拜我認識一對美國來的情侶,聽我說下一站是Glaciar 

Perito Moreno後,極力推薦Big Ice冰河健行行程,說雖然貴(大約美金$120) 但近六小時

在大冰河上爬上爬下是他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經驗

 

其實我在南美旅遊六個月一直很節省尤其是在阿根廷跟智利那兩三個月一路下來很

多老外(當然也有可能他們旅行的時間較短)去跳傘去kayaking我都不考慮但踩完冰後

我只能說這”大錢”花的太值得

 

與其遠遠看,我更喜歡進距離摸嘛

 

el Chalten隨著阿根廷的40號公路往南走,進入眼簾的是一片無盡的空曠,右手邊遠

處則是一片雪白色的山脈,山腳下是lake Viedma。在阿根廷的Patagonia有兩個地方可

以參加冰上健行,一個是el Chalten,  一個是El Calafate旁邊的perito moreno國家公園

如果在el Chalten參加踏冰河的行程就是來(Lake Viedma)這裡健行。我在網路上查到

的資料是有小部分認為Lake Viedma相對的比較不觀光人少走起來過癮我在Perito

Moreno體驗mini-trekking的時候問了帶著我們踩冰塊的領隊 他說他之前在El Chalten

帶過幾年的團覺得那邊天氣比較容易不穩定(畢竟旁邊就是Fitz Roy), 而且

Perito Moreno好歹是世界三大冰河,在視覺上就是大勝;

 IMG_4264.JPG  

阿根廷的冰河國家公園(parque Nacional de los glaciares) el Chalten開始一路涵蓋到將近

四小時車程以南的Perito Moreno冰河。奇妙的是,el Chalten讓人健行的國家公園是免費

,但想要看Perito Moreno則要付阿根廷幣$130 。那個比較熱門呢?

 

當然是不用爬山流汗只要付錢看的冰河受歡迎多了。

 

IMG_4346.JPG  

我到el calafate那天是週末,那時是阿根廷暑假大旺季,長達六個小時的big ice 幾天前就

完售了,我在旅行社門口等了一個多小時,想說會不會有人臨時取消?結果等到旅行社

要關門時還是全滿,我只好退而求其次參加兩個小時的mini trekking

 

隔天早上一個多小時的巴士把我們帶到國家公園門口,外國人是130阿根廷披索,

南美洲人則是50披索(要不是我看起來就是亞洲人…),行程是先自由活動約兩小時

之後搭船去冰河的另外一邊開始體驗我們的mini ice-trekking. 

現在想到那天踏在木頭階梯往下走進入眼簾的Perito Moreno我還是會心跳加速

雖然之前在El Chalten看過冰河Perito Moreno貴為第三大冰河果然還是有她的魅力在

龐大的冰塊群冷冷的豎立在我的面前當下我腦子裡面沒有想太多 只有一直看著

她覺得 à 對我辭窮了 原諒我,沒有辦法用文字形容它畢竟它不像是秋天 可以用

顏色或食材描寫它的豐富也不是城市可以用人口,或是不夜來比喻它的繁忙它只是大

自然的一個驕傲的作品虛榮地要我們讚嘆它的鬼斧神工是如何巧妙我想我的驚喜程

度好比是在七歲生日收到一個比房子還要大的泰迪熊的小孩還是聖誕夜半夜起床看到

聖誕老公公在客廳吃餅乾那種一種混合著”這個是真的嗎?”跟”它真的存在!!”的興奮

  IMG_4558.JPG  

 

IMG_4534.JPG IMG_4558.JPG  

後來大約有20分鐘天氣突然變陰氣溫驟降好幾度風也轉強了起來許多人受不了冷風

坐在擋風玻璃後面看冰塊我還是上下不停的走從不同的角度欣賞這個全世界唯一沒有

在縮小的冰河 (不是阿根廷南部這邊沒有溫室效應是因為它前進的速度正好抵消掉它

融化的速度): 往前看是看不見盡頭的冰在地平線的那端偶爾聽到冰塊掉入水裡面的聲

感覺很像槍聲(跟電視上比較啦 我沒聽過真的槍聲轟隆隆被水吞蝕掉之後恢復平靜,

 三兩淺藍色的碎冰飄浮在水上好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似的只有人們閃著興奮的目光

跟身邊的人說你有聽到嗎?剛才那個是融冰的聲音耶!

 IMG_4362.JPG  

IMG_4398.JPG  

接下來兩個小時的冰河健行行程是我一輩子最亢奮的兩小時我好想,好想再回去那湖邊,

穿上釘鞋像企鵝走路一般用力踏在冰上手扶著冰壁爬上爬下,前後左右視線所及全部

都是冰塊;

IMG_4525.JPG  

 

很幸運的是那兩個小時的天空是令人睜不開眼的晴空萬里站在冰河上的我

強烈的感受到人類的渺小大自然的壯麗等到領隊告知我們今天的行程到此為止,要把

釘鞋脫下來時我還很貪心的多看幾眼這個大冰塊:捨不得呀在南美洲的六個月我都在

難捨難分捨不得離開阿根廷,捨不得離開智利

捨不得離開哥倫比亞,也捨不得離開厄瓜多。

 IMG_4500.JPG  

數個月後,當我踏上倚著愛琴海的希臘當我走在夢般海天一片藍的Santorini, 我發現我

不耐的在一批又一批的觀光客群中穿梭,想在人群中找片空曠的地方喘口氣;我才驚覺

一直以來我對歐洲的莫名喜愛已經不知不覺中淡去;也許是震撼人心的Iguazu, 或是迷人

Patagonia,還是Atacama滿是繁星的夜空,一部分的我在某個時間點不知不覺中遺留在

那片大地,而Pachamama(南美安地斯山脈的印第安土著所祀奉的女神也是他們信仰裡

的大地之母則是無聲無息的填滿我不完整的靈魂,在我腦海裡深深烙印下這片大地帶

給我過的所有感動

 

 

創作者介紹

Bergmannstr., 10961

laia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