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2 Carretera Austral Part I: 怎麼從阿根廷El Chalten到智利Villa O’higgins

 

在南美的時候我最常使用的app不是找餐廳評價很厲害的tripadvisor也不是背包客熱門

網站hostelworld,而是保佑我不會走錯路的Google Maps

 

如果你放大南美洲,你會看到細細長長的智利國土像是被阿根廷擠到牆角邊一樣,

實際上我也聽過智利人會半開玩笑半抱怨阿根廷"是要把我們逼進太平洋嗎?" 

特別是智利的南邊,從Puerto Mont以南是一大片群島。不少智利人說那塊智利國土

是碎的,許多人寧可穿越國界到阿根廷在繞路回智利也不願意花時間無止境的搭船

等巴士。這也是為什麼大部份的旅行者在Patagonia旅行時都是阿根廷智利進進出出個不停

IMAG4209.jpg  

(趕在出發前在看一眼fitz roy; 我超愛那團白雲好像飛碟)

我在計畫智利的時候就考慮過等爬完智利百內公園該怎麼繼續走下去,阿根廷的

Ruta 40我已經在一月份的時候從北走到南,我不想再走回頭路,另外一個可能性就是

挑戰Carreterra Austral: 這是穿過南北美洲的Pan-america highway*在智利最南端的2000公里

路,據說沿路都是小鎮,沒有太多公共交通工具也沒甚麼旅遊資訊。在百內的某一天

晚上我跟一個來自希臘的女生Eva聊天聊著他提到他打算從阿根廷的El Chalten過邊境到

智利的Villa o’higgins,在從那邊往上走,不管是搭便車還是搭巴士他就是想走這條連

Lonely Planet都沒著墨太多的路。我突然不知道哪裡來的信心(可能是瞧不起眼前這個

希臘瘦弱鬼)決定我當然可以順利走完這條路往北一路回首都聖地牙哥

 

*從美國Prudhoe Bay起到阿根廷Ushuaia全長約四萬八千公里的泛美公路

 

回到Puerto Natales的時候我就開始收集資料,Eva比我早一天出公園,再次聯繫上時已經

問到有走過那條路的背包客說真的一個禮拜沒幾班巴士可以搭,但路上擠滿了希望可以

搭到便車的背包客。Eva已經買好隔天去阿根廷的巴士票,我們說好兩天後在El Chalten

碰面在一起離開,與他分別後我自己晃到巴士站想要買票卻發現隔天離開的票幾乎都

賣光了。就在我在挨家詢問的時候眼角飄到一個大鬍子也在問跟我一樣目的地的票,

我聽口音知道眼前這個大鬍子是智利人,我挨過去問說問了哪幾家巴士沒有票? 聊開了

之後發現原來他跟我一樣也是想要走Carretera Austral, 理由沒有其他,

"我想要以我的雙腿走回智利"(ß真的是理由千百種完全被打敗)

 

當下我們交換了聯絡方式約定好兩天後在阿根廷碰面一起動身

 

就這樣本來以為要自己一個人走的行程突然多了兩個夥伴

 

為什麼這段路我不想自己走呢? 原因很簡單,從阿根廷El Chalten到智利的Villa o’higgins

路途不遠只是很零散: 基本上沒有直達的巴士而是要從El Chalten湊車到北邊的一個湖

Laguna del Desierto,搭渡輪過湖後就是阿根廷出入境管理處,在這裡我們就蓋章出境

阿根廷,之後要走大約22公里的山路到山的另一邊有另外一個湖Lago San Martin

中間這22公里山路沒有住家也沒有商店也幾乎沒有人煙;我們後來走了一整天才遇到

從智利往阿根廷走的兩個澳洲人跟三個單車旅行者,從阿根廷往智利則是ㄧ對英國

中年夫妻以及一個義大利單車客

 

馬到是看到了七八隻 就這樣很自由的在路邊吃草

IMAG4240.jpg  

 

直到湖之前大約一公里處會有智利的警察局,在那裏我們可以辦理入境手續。

 

20131月問到的是一個禮拜有三天從湖的另一端(也就是Villa o’higgins)會有一艘

觀光渡輪來接散客,這觀光渡輪其實主要是要載觀光客去湖另一旁看冰河,最近

幾年發現有背包客會徒步或騎單車過邊境才多停這個點賺錢 (船票非常的貴,三個

小時的船要價約45000CLP)。搭上渡輪後三小時就會抵達智利南部Carretera Austral

南端的小鎮Villa o’higgins。運氣好的話我們可以趕上當天五點的船班到Villa o’higgins,

如果錯過船班則得在湖的這端(也是方圓22公里以內)唯一的一家民宿過夜等隔天

下午的船離開

 

我們在網路上找到Villa O’higgins的觀光網頁,上面提到不定時在智利阿根廷邊境有

提供卡車或馬車的載客服務到Villa O’higgins湖,對自己體力沒信心的Eva怎麼樣都是

連絡不上對方(後來她也真的腰部受傷躺了兩天)只好硬著頭皮上。我們抵達湖邊的

時候天空還飄著毛毛雨。放眼望去只有看到一個人在等船,讓我驚奇的是,他身上

居然在冒煙!他是義大利來的Miquele,自我介紹說來南美洲騎單車旅行三個月,

從十二月初到我們遇到他的二月初他已經騎了超過五千六百公里。第一次近距離

認識到單車客我不敢相信的看著他的簡單行囊:單車(廢話),以及旁邊兩個小小,

包含他的單人帳篷及睡袋的迷你袋子。他看出我的不可思議,眨眨眼對我說,

"我每天就騎到哪裡睡到哪裡,運氣好還會有卡車司機收留我,氣溫很低的晚上

我就喝這個暖身"他從包包側邊摸出一個小塑膠瓶,裡面裝著智利國飲Pisco (一種烈酒)

 

等船到達湖的彼岸我們沿著小路走到阿根廷出入境管理局分處蓋章,順便再次確認

是不是真的22公里之後就是智利的警察局,是不是路上真的甚麼都沒有 

(其實我們是暗暗希望多問兩次22公里就會少一半變成10公里)就這樣我們

一行四人跟一台腳踏車就踏上了前往智利的路

 

IMG_3406.JPG  

 (Eva, 推著腳踏車的Miquele & 穿著從台灣帶過去的便利超商雨衣的我)

因為前幾天的大雨大部分的步道還是一片泥濘,幾次我們四個人合力把Miquele

腳踏車拉過河或是往上坡推,中間還有一次因為智利來的RaulEva不信邪選擇走

另外一條路結果大迷航,搞到我跟Miquele只好在河的另一邊隨地坐在樹下聊了起來。

聽到他說因為覺得水果太重他已經兩個多月沒有吃水果時,我毫不猶豫地拿出一顆柳橙

跟我隨身攜帶的瑞士刀要跟他分著吃;在路上旅行的背包客間都有這種不成文的默契

以及信仰,雖然我們剛認識,即使我們可能過幾個小時就會分道揚鑣,但在當下大部分

的人都是樂於助人,願意分享。

 

因為今天我幫助你,明天我可能就是那個需要別人幫助的人,不是嗎?

(後來他真的幫我背小背包背好久 謝謝Miquele)

 IMG_3404.JPG  

這二十二公里路其實最大的考驗是在我們要把自己所有的家當背在身上。我們三個步行者

都有經歷過智利百內國家公園的鍛鍊,但在國家公園健行時我們只要背五到八天的食物

睡袋跟帳篷,在這裡則是要把自己所有的家當跟兩天的食物背在身上走一整天。

IMG_3402.JPG  

(奮力推車過小溪的Miquele 對他那車上的就是他全部家當)

加上這裡不像國家公園處處有乾淨的水源可以喝,義大利來的Miquele看到我的背包比

Eva的大很多(Eva住阿根廷, 來智利玩兩個禮拜所以行李不多),出發沒多久他就很紳士的

自願幫我背我的小背包-雖然是我的背包,但因為裡面裝了莫約兩天份的食物,水

以及我的電子產品等,應該也有六七公斤- 那天溫度算冷,早上還下過雨,加上大家身

上都背著重物,一路上我們話不多,只有在兩個很大,各寫著"歡迎到阿根廷"以及

"歡迎到智利"的看板前手足舞蹈的合照留念。

 

IMAG4218.jpg  

(真的是掰掰阿根廷了)

 

(Hello, Chile)

IMG_3413.JPG  

 

下午兩點多我們大剌剌的坐在道路中間野餐了起來;是說一個早上我們也才看到四個人

-坐在路中間吃午餐應該不會擋誰的路

沒想到我們還沒吃到甜點從看到迎面而來的三個單車手,其中一個之前曾經遇到過

Miquele,另外兩個是一對年輕夫妻,我問他們兩個從哪裡來的,他們說佛羅里達。"

我回問"那你們是從哪裡開始騎的?""佛羅里達州"他們兩個為了這個壯遊計劃

存錢了五年多,八個月前騎著腳踏車離開自己住的地方,花了八個月的時間一路往南

騎到我們相遇的智利南部,騎過了墨西哥,瓜地馬拉,薩爾瓦多,宏都拉斯,

哥斯大黎加,尼加拉瓜,巴拿馬,哥倫比亞以及祕魯

我想到幾個月前在日本北海道遇到的兩個法國跟美國單車手,說在路上騎了六年多,

一開始從法國往南騎,騎著騎著就繞了歐洲一圈,之後更往南去了非洲,也騎過中國大陸

,紐澳,美國加拿大跟南美。那時候聽到覺得很驚訝,怎麼有人可以騎那麼久,騎那麼遠。

但這趟去南美洲一路上我遇到過一對義大利情侶從阿根廷首都Buenos Aires一路騎到智利

北部(中間會經過兩三千公尺高的高原耶!),也遇到一對加拿大年輕夫妻騎著腳踏車帶著

兩個三歲跟五歲的孩子旅行,六年多前離開家,花了22個月從阿拉斯加一路開車到

智利南邊的荷蘭人,相形之下我這個"只"去南美洲六個月的根本是幼幼班。

 

IMAG4247.jpg

 

那天我們從早上10點多開始健行,大約在三點多的時候我們知道來不及趕上當天五點

的船班,便建議Miquele先騎腳踏車離開我們互道珍重希望在漫長的Carretera Austral

遇到。我們一行三人約在傍晚七點半時抵達智利邊界的警察局,簡單的辦了入境手續

看到的時候真的好感動,再走1公里就到了!

IMAG4244.jpg  

(他們的入境章跟其他海關不一樣,後來我在智利出境時海官警察還很好奇地問我那

個章怎麼來的)

在太陽還沒下山前的八點終於抵達我們要過夜的民宿 

IMAG4254(2).jpg  

 (民宿主人養的狗)  

IMAG4252(2).jpg  

(我很喜歡智利南部這種可以同時當暖爐跟烤麵包機,燒木材的鍋爐)

隔天的船是下午五點,早上我們在附近走走看湖聊聊天,我到今天還記得那湖水的顏色,

是帶點乳白的藍色,聽說是因為冰河融化的水所以顏色很特別,像水彩調出來的一樣,

我跟Eva躺在湖邊發呆聊天等著去智利的船,終於在下午五點過後不久,我們啟程往

Villa oHiggins前進

 

 IMAG4258.jpg  

創作者介紹

Bergmannstr., 10961

laia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