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E Santiago – Vinya del Mar/Valparaiso - Santiago

 

在土耳其的時候我認識了智利來的Pamela,她跟我一樣在半年前離職,一路從西班牙

往東玩耍到土耳其,家裡排行老二,大學唸商,我們兩個人在出門前都肌腱炎發作。

我上飛機飛往阿根廷的那天,她也在伊斯坦堡搭了去大陸的班機,我南美的第一站是

Buenos Aires,哪裡我有朋友,之後在南美洲計畫呆三個月,她在亞洲的第一站是上

海,她有個好朋友幾年前跟著老公外派大陸,之後Pame在東南亞也是玩三個月

(好啦 後來我不止玩三個月)

 

  IMG_3819.JPG    

  一連串的巧合讓我們一見如故,我到阿根廷之後她就多次告訴我說如果我去聖地牙哥

  可以去住她家,反正她房間空著也是空著,她姐工作很忙碌可能也沒辦法招待我,冰裡極可能什麼都沒有,"如果覺得天氣太熱樓下還有游泳池喔,我家什麼沒有,茶包跟

咖啡很多,就跟青年旅館一樣",她補充說明,"妳去就是了"

所以我就真的去了
Pame的家在聖地牙哥外圍,離市中心大概搭地鐵30分鐘,出了地鐵走路大概五分鐘會到。
我去聖地牙哥之前Pame還很貼心的做了一個ppt地圖告訴我她家附近哪裡有超市,家裡
無線網路密碼是什麼。到了他家她姐聽說我在秘魯生病,事先買好比較清淡的火雞肉,
問我什麼可以吃什麼不能吃,去看醫生需要陪我去嗎?

在路上流浪六個禮拜的我在一萬公里以外的智利,第一次有家的感覺(重點是Pame房間
是套房還有雙人床,好久沒自己一間房間可以滾來滾去了) 。Pame還跟我說他老爸每周
一都沒有課, “如果你去我爸媽家他還可以開車帶你趴趴走”(是有那麼熟嗎?)
到智利的隔天是總統選舉,她姐姐要回家投票,他就一起拎著我跟著她回老家順便認識
她們爸媽。Pame的爸爸在Valparaiso一間大學教體育課(但跟大多數的爸爸一樣有大肚子)
,媽媽則是在朋友的店裡幫忙。聽媽媽說學生時代的她從聖地牙哥來Valparaíso唸書,
認識當時還是老師的爸爸,沒想到就這樣戀愛到結婚,在這裡住下來。他們兩個老人家
很熱情的招待我,管我叫Pame的亞洲版,不管吃飯還是坐車都要我坐Pame的位子。
她媽媽則是一直說我很乖不挑食,女孩子就應該要這樣多吃蔬菜。她爸爸則是一直幫我
添菜就怕我沒吃飽(的確那時候因為在秘魯生病所以瘦不拉機的)
IMG_3775.JPG  
茶餘飯後,他爸爸很認真的問我說,為什麼我們這兩個女孩子那麼喜歡趴趴走,而且一去
就是那麼久,不覺得危險嗎?
(Pame曾經去紐西蘭打工渡假,本來說去三個月結果一待待了七個月....我就說我們很像吧!)
IMG_3792.JPG  
我在那邊待了一天一夜,她爸爸媽媽跟姐姐輪流開著車帶我在Valparaiso有名的彩色房屋
山丘上上下下,介紹他們以前住哪裡,祖父是在那個教堂結婚的,傍晚還沿著海岸線追夕
陽。唯一讓我覺得奇怪的是,他們家所有的蔬菜水果都泡清潔劑之後才會處理; 後來才知
道前幾年她爸爸得了癌症,花了很多錢治療,那時候開始媽媽就一定用清潔劑處理所有
生食(但這有用嗎?)。那天吃完飯她媽媽趁爸爸不注意時拉著我說,前幾年她爸爸診斷出
癌症,本來以為已經復原了,沒想到前幾週去回診醫生說又有癌細胞出現,說著說著眼眶
紅了一圈問我說,要是她自己一個人該怎麼辦?房貸還有好幾年,該讓Pame知道嗎?

(我想,她們真的把我當自己人了)
我拍拍她的手說,我有個親阿姨大概在15年前被醫生診斷出癌症,那時候說活不過半年,
我媽媽那一陣子每個週末都帶她去爬山,呼吸新鮮空氣。我的那個阿姨最後是前年在家裡
走的;這10幾年來,她經歷了女兒出嫁跟離婚,兒子娶媳婦,抱孫子(還三個喔),所以不是
醫生說了算,不要胡思亂想。多帶她爸爸出門運動是真的
那一個晚上我睡在姐姐的房間裡面,突然想知道老爸老媽還好嗎?有沒有去運動?該不會
兩個人隨便懶得煮飯就吃泡麵吧?
離開前他爸爸塞了張回聖地牙哥的巴士票給我,說放著也是放著,要我拿去用,不准拿還
給姐姐。金額不貴的巴士票(2700智利披索,大概180台幣)拿在手上,第一次感覺到古人
說的,禮輕情意重。
他爸爸開車載我去巴士站的時候,我莫名其妙的眼淚都快掉出來
從那個週末之後,我打電話回家的次數也開始變頻繁了

後記: 後來他們有邀請我跟他們過聖誕節還有跨年,但卡在我阿根廷簽證的效期,最後我
去了阿根廷沒有再跟他們一家人碰面

除了他們之外,一月底我開始認真玩智利時我又遇到很多很熱情善良的智利人,加上南部
像詩歌一樣美麗的的百內國家公園讓智利榮登我心目中最喜歡的南美國家第一名!!(按讚)

IMG_3750.JPG  
(我喜歡Valparaiso多彩的房子)

 

創作者介紹

Bergmannstr., 10961

laia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