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2B Peru Arequipa - Cusco - Ollantaytambo - Machu Picchu - Lima

(兩個禮拜快閃之秘魯行)
 
來南美之前本來的打算是三個月專心玩阿根廷跟智利,直到出發前一個禮拜臨時決定
要繞路去秘魯找失落的文明。老實說我到最後一分鐘都不是很確定是否要去, 因為
網路上大家的意見相當極端, 喜歡的很喜歡, 覺得很失望的也大有人在.

但, 誰知道下一次我甚麼時候有機會去南美洲?
 
IMG_3683.JPG  

離開迷人的atacama後我搭了10個小時的巴士到邊界的一個海邊小鎮arica,從那裡
轉車過邊界到秘魯的tacna再轉搭6小時巴士到Arequipa.從晚上8點出發我到arequipa
的住宿已經是18個小時之後的事情, 這18個小時我們從2500公尺的高山繞回到海邊,
再往高山去。越往北前進,山不再是光禿禿,而是一片翠綠,人則是幾乎清一色是印加
人種:偏矮,巧克力般的膚色,多彩鮮豔的服飾,加上秘魯第二大城arequipa是個殖民
地色彩重的地方,我真的覺得我(又)回到瓜地馬拉了(誤)
IMG_3115.JPG  
在那裡我花了兩天時間在世界第二深,超過兩千公尺深的峽谷Canyon del Coca爬上爬下,
在富士山之後這是我第二次參加兩天一夜的爬山行程,但在這個高度開始爬是頭一遭。更
不用提我們那天凌晨三點就要搭車出發而且我還是生理期第一天,想到接下來要在荒郊野
外爬山兩天就頭皮發麻; 我們一行共五個人,從比利時來,大學畢業後工作一年打算來南
美花光存款的背包客;法國來的飛毛腿(因為他從頭到尾已驚人的腳力跟肺活量一路遙遙
領先);兩個德國來的,年紀跟我差不多而且從來沒爬過大山的上班族;狠狠的跟公司請
假三個月來南美爬山,才25歲的香港代表,以及看起來很厲害其實是肉腳一隻的加拿大女
孩。

IMG_3165.JPG  

我們從早上九點半開始走到下午四點半,又髒又臭的到峽谷裡面過夜的小鎮被告知因為現在
還是乾季沒下雨,水位很低可能沒辦法洗澡,但我們可以自由使用住宿附帶的游泳池
"refresh ourselves"; (我不想去了解晚餐的湯是用什麼水..後來的確有兩人回去就開始鬧
肚子說得了沙門桿菌…)。脫下穿了一整天的鞋子發現我的左腳大拇指可能因為連續下坡三
個小時已經整個瘀血轉為紫色, 同行的加拿大女生更慘烈, 說腳趾頭跟腳趾甲中間起了水泡
無法行走, 只能去跟領隊求救找驢子代步隔天的行程。雖然那天很累很髒(但行程是自己報
名的要怪誰),我還記得住宿在狹谷裡面沒有光害的夜晚星空多吸引人, 隔壁小屋的兩個
法國男生還很浪漫的躺在草地上看星星, 我們一行累到吃完飯就各自早早爬上床睡覺, 因為
隔天要趁太陽還沒出來開始往上走, “五點以前集合” 領隊說

IMG_3180.JPG  
 
早上五點空腹的我們準時開始往上爬三個多小時,從黑夜爬到日出,雖然爬山路程中的確有
看到令人讚嘆不已的美景(以下省略),但往上爬一路盡是驢子掀起沙塵,加上我是臨時加入
這個兩天一夜團所以沒有帶小點心來, 平常起床馬上就要吃早餐的我覺得自己血糖很低,
好險同伴有分小餅乾給我吃要不然我應該就要餓昏了
IMG_3233.JPG  

爬完三小時之後就是美妙的早餐跟泡野溪溫泉舒緩筋骨。泡湯時聽隔壁房間男生說他們前
一天晚上睡覺沒關門,結果早上起床醒來有隻青蛙在床上。當下大家嘻笑怎麼會有青蛙在
房間裡面, 沒想到四個月後我在哥倫比亞的熱帶雨林區房間裡面還被巨鼠攻擊囧
IMG_3260.JPG  
從Arequipa再往北走10小時就是古印加第一大城Cusco; Cusco位在超過三千公尺高的高地,
城市裡盡是古色古香的建築,有西班牙南部多彩的紅磚瓦礫,也有貴氣的木頭雕飾窗臺,
高高低低的巷弄讓人上氣不接下氣的走走停停。許多人到Cusco就是為了要參加各種往馬丘
比丘不同的健行路線,雖不知絕大多數的我們並不適應高地稀薄的空氣,聽同住宿的旅客說
曾經在路上看到昏厥的觀光客,甚至在健行第一天就適應不良而昏倒在路上,臉色蒼白的像
鬼一樣,勉強跟在大家後面飄/走完三天行程。最經典的(高級)Inca trail四天三夜,要價
美金550~600左右,有人幫你背背包,搭帳篷,煮飯;其他不同的路線依照天數不同距離
長短分別在美金100~300中間; 也可以自己搭昂貴的火車perurail到馬丘比丘山下的熱水鎮
(aguas calientes)。 也許這是為什麼我不是那麼喜歡馬丘比丘的原因(貴!!) 雖然令人
驚艷,雖然秘魯吃跟交通比阿根廷智利便宜一半以上,但它的殖民地色彩對我來說並不是
那麼特別,也可能是因為我沒有去其他比較不觀光的城市; 離開秘魯後我沒有回味無窮的
感覺,反倒是在離開南美洲以後扼腕為什麼沒有時間走過秘魯北方的高山區, 南端的沙漠。
果然南美洲就像許多背包客所說的: 在這裡, 金錢不是問題, 你不夠的只會是時間
(Money is not an issue in South America, time is!)

而我還真的待了六個月還不夠...

時間拉回十二月初,離開了Cusco我跟著香港女孩一起搭著破破髒髒的巴士我們先去Pisac
逛市集(我應該就是在這裡吃壞肚子的..),下午經過Urubamba到Ollantaytambo後傍晚香港
女孩要回Cusco,我則是要在Ollan呆一晚後隔天去Aguas calientes。
 

IMG_3308.JPG  

輾轉抵達馬丘比丘山腳時,我前一天剛發燒一整夜無眠,早上住宿老闆幫我找了緊急
醫療人員到房間來打了點滴, 我還是準時搭上火車臉色蒼白的到了這個看起來很像
廬山溫泉街的aguas calientes, 等著隔天一早搭巴士上馬丘比丘。同房的是兩個巴
西來的女生, 唧哩呱啦的跟我吐苦水說, 大老遠從巴西飛來秘魯, 一早搭火車到Aguas
Calientes看馬丘比丘沒想到一上山不但沒陽光還起大霧

“完全看不到馬丘比丘在哪裡”女孩悲慘地說完給我看張霧濛濛的照片, 手機影片裡
是穿著黃色便利雨衣,頭髮被吹得亂七八糟的Gaby, 背景是一片片的濃霧。這真的是
馬丘比丘嗎?好慘。“麻煩你一件事” 長的有點像凱特溫絲特的巴西正妹很正經地說,
“如果你明天去馬丘比丘是大太陽,請你務必把照片跟影片寄給我,我好有照片給我
爸媽交差”
 的確十二月的馬丘比丘剛進入雨季,在Cusco的那幾天晚上幾乎都有下雨,同行的德國人比著身上穿了六層衣物無奈的問說,我來到南半球了,我的夏天在哪裡?甚至有人
千辛萬苦健行了三天到馬丘比丘遇到大雨起霧,伸手不見五指,能見度不到10公尺的
天氣,哭喪著臉跟落水狗一樣回來。

IMG_3335.JPG   跟他們比起來,我是幸運的,那天早上天氣有點陰,多雲,有時候飄著細雨,走進公園
裡納入眼簾的是明信片般的馬丘比丘,莊嚴但又有自信的座落在一片綠油油的草地上。幾片
白雲像霧般從山腳下飄上來,又散去,早晨的山上是靜悄悄的,所有人講話都輕聲細語,偶
有幾個單獨的旅人安靜的與自己,或山對話。在遺跡裡穿梭的不只是旅客,還有三五成群,
儼然在自家廚房般自在的的草泥馬;有人說他們是前幾年一群巴西來的攝影師帶來拍片卻沒
帶走,也有人說它們一直都在這裡。不管它們怎麼來到山裡的,它們絕對已經是馬丘比丘的
景點之一,鎂光燈的寵兒,連明信片都可以看到它們的身影。到底印加的老祖宗有什麼樣的
智慧可以把那麼多石塊搬到高山上(後來有人解答說其實石頭本來就在山裡,難度最高的在
如何了解每一塊石頭的特殊性才能完美的切割它), 不管如何,馬丘比丘依然是個人類歷史
/建築奇蹟,還有這遺跡到底是住家,是神殿,至今歷史學家也只能猜測。雖然有人說秘魯
政府有意關閉馬丘比丘好好保護遺跡,但它每年帶給秘魯上千萬萬美金的觀光收入(聽說光
火車一個月就至少一百萬美金),所以我想,在我們有生之年,它都會敞開大門等全世界的
觀光客拜訪它吧!
IMG_3680.JPG  
從開始寫這篇遊記到現在已經快一個月了。現在的我坐在阿根廷南部的一個小鎮,
El Bolson,溫暖的在火爐前取暖,喝熱茶配餅乾。我突然想到前幾年在義大利Capri,我在
跟一個俄國媽媽敘述當地藍洞的船夫如何跟觀光客要小費的手法。她只是輕描淡寫的說,
他們當然會這樣做,因為即使是義大利,一年能有幾個月會來那麼多觀光客,他們能賺
幾個月的錢?

我忽然了解,人性,不管是好,或壞,不都是一種生活的體驗?

重要的是,我會嘗試去體會生命的美,每一天

後記  結果我在秘魯不知道是因為爬山太操,生理期太累,被傳染,還是吃壞肚子,
在香港女孩離開之前我就開始覺得不舒服,吃完飯回到旅館我就開始發高燒鬧肚子,
一路上一直帶著的退燒腸胃藥等卻又被我跟大背包一起留在Cusco,我只好躺在床上
裹著棉被冒冷汗,隔天早上虛脫不行,旅店幫我找醫生,結果來了個蒙古大夫,不但
打點滴前沒先用酒精消毒(而且我手臂還瘀血一個禮拜),還在沒做任何檢驗時就直接
開了七天份的抗生素要我吃。10天以後到智利我去看醫生,醫生說我只是吃壞肚子,
開了藥給我吃完就沒事了... 我想我現在可以去印度了(無可救藥的樂觀旅人)
創作者介紹

Bergmannstr., 10961

laia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