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E
 
Salta – Cachi – Humahuaca – (Iruya) San Isidro – Tilcara - Purmamarca

離開伊瓜蘇後我依照計畫搭25小時的巴士到西北邊的高原區。本來要定機票後來發現非阿根廷居民機票要

比居民貴出2倍左右>>所以不到兩小時的飛行時間,機票要大概12000台幣。我算了算,想了想,最後很
認命的花台幣約3500的巴士票輾轉到了saltasalta位於阿根廷的西北部的高原區,平均高度大概是
2600公尺,那邊的人文,建築特色跟首都的歐洲風又更不一樣,而是帶著很濃厚的殖民地色彩:算是北部
第一大城。

IMAG2851.jpg  
(從Salta往Cachi路上,明明很乾很熱到處都事仙人掌但背景卻是蓋滿雪的山。可惜那時候沒湊到
可以租車的人數,要不然最佳移動方式絕對是開車)

25
個小時之後我昏昏沉沉的到了salta. 25個小時的車程感覺像換了國家一樣(是說25小時差不多
可以繞臺灣好幾圈了沒錯): 沒有伊瓜蘇的熱帶潮濕,沒有Buenos Aires的優雅,北部是乾燥的
山區,從這裡開始,沙塵是家常便飯,空氣又乾又熱,人也是比較像秘魯玻利維亞一樣皮膚
黝黑,身材嬌小的人種。原住民編織的手工藝品跟在瓜地馬拉看到的一樣多彩鮮豔,走在路上
我有種回到高中時代的恍惚感,以為自己回到瓜地馬拉,在市中心走來走去
在西北高原我前面幾天跟在伊瓜蘇認識的德國阿宅工程師旅行了三天,之後他往北走去搭阿根廷
有名的El tren de las nubes ,那是號稱全南美最高的火車之旅,帶著一台單眼跟四個鏡頭這趟
火車是他來南美渡假的目標之ㄧ。因為我的預算有限(他是有工作跟公司請假來玩的)所以沒有
花120美金去搭火車,而是選擇往北走到接近玻利維亞的阿根廷小鎮Humahuaca,以這裡當
基地在往北邊去了IruyaSan Isidro。這區有名的是一大片紅土沙漠以及因為礦物質含量高造成
不同顏色的山: 紫的綠的黃的七彩繽紛,有些山脈的石頭甚至有千萬年的歷史,千萬年以來靜靜
的看著人類的演變。

IMAG2923.jpg  

Humahuaca本身則是ㄧ個很古樸的小鎮,我在Humahuaca的青年旅館是ㄧ個大概不到40歲的Buenos
Aires
女生自己打理一切。她告訴我說她搬來這裡開青年旅館大概三年了,因為之前的一段婚姻及對大都市
的疲倦,她毅然決然的出走首都,來到她一直都很喜歡的Jujuy,一路走過來她現在開的背包青旅在網路上
Humahuaca登上前兩名的評價。她聽我說喜歡健行便建議我去附近的小村繞繞;隔天下午我坐上一台
很~破爛的巴士,比我之前在泰北邊境往寮國搭的還要再舊ㄧ些,有著殘破不堪,填充的海棉都被挖空的
座椅,敞開的窗戶旁堆積的是滿滿的不知道是沙還是灰塵,二十分鐘後我抵達一個很像電影裡面前不著村
後不著店的小村莊,包含我只有三個人下車,我問了一個提著一大袋小麵包的小女生去小峽谷的路怎麼走
,她害羞的往前一指,示意我沿著村裡面似乎是最寬闊的一條道路走。

IMAG2911.jpg  


除了跟我一起下車的兩個居民外我在村莊裡面沒有看到任何人,指點我路的小女生也在幾個彎後消失在
某個屋子的後面。我走過村里的墳墓場,似乎就走到了村莊的盡頭,放眼過去就是空曠的一片紅色沙漠
跟仙人掌。在下午一點的烈陽下,我聽著我腳下靴子踩在石頭上的聲音,四周只有風聲跟我的腳步聲,
目光所及只有我一個人,除了我以外,環繞著我的是橘到偏紅的岩石塊跟巨大的仙人掌。沒有人,沒有
動物,只有我自己跟大自然。那是我這趟旅行自己一個人在放眼不見人煙的地方,雖然知道往回走十分
鐘就會走到小鎮,但我其實沒把握當下村莊會找的到幾個人。我心裡開始慌了起來,但依舊靠著一股莫
名的執著沿著越來越不明顯的道路走,到最後看到的是一大片空曠的紅色山谷,那個顏色是比鄉下四合
院的紅磚還要再深的紅色,我四處望望挑了塊看起來算平坦的石頭席地而坐吹吹風,抬頭看到的是完全
沒有白雲的藍天,那時候的我還沒習慣跟大自然自在的共處,大概十分鐘後便想逃離這股讓我不舒服的
空曠。


IMAG2906.jpg  


往回走到小村莊後我到處晃晃,可能已經過了休息時間,胡亂走的時候居然走到村里的小教堂,門口的掛牌
顯示著現在是不對外開放的休息時間,但我卻隱約聽到裡面有人聲傳出來。我試探的推開門,在門口陰影
乘涼的狗似乎默許我般的睜開眼睛看了我一眼又閉上,理頭是幾個媽媽正在熱絡的佈置教堂,說下午要幫村
子裡的六歲小孩一起舉辦Primera Comunion (天主教在孩童六歲時會舉辦的初次聖禮),要我隨便看隨便拍
沒關係。繞了教堂一圈出來我坐在教堂前面,旁邊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兩個販售手工藝品的小販跟店家有一
搭沒ㄧ搭的閒聊,我坐在廣場等著回程的巴士,抬頭看到趕著羊群往前走的牧羊人慢慢的從馬路上經過,
老人駝著背,有著太陽曝曬的黝黑又乾燥的皮膚外表,讓我想到之前在電視上看到的鄉下辛勤插秧,也看不
出實際年齡的農家。

隔天我跟法國來的Lea在老闆娘的建議下搭三小時公車晃過4000公尺的高山到了靠近玻利維亞的小鎮Iruya
大部分遊客都會來這裡一日遊,我們則是背著輕便的背包,趁著非雨季沿著河床踏著帶著淡淡藍色,紫色,
紅色的碎石走了三小時到一個小村落San Isidro

IMAG2950.jpg  
(Iruya的"公車站")

路上遇到騎著馬或驢子穿著傳統服飾的人們,慢慢的往河的上游走。San Isidro100多戶人家,民宿
的媽媽說這裡只有小學,如果要上國中則是要去那個我們之前下車的Iruya。來之前來過的比利時背包客
T提醒我們說這裡很落後,住宿雖然簡陋(有間民宿很坦白的跟我們說沒有水哦!要住嗎?),但會讓我們更
深刻的體會生活在文明社會的我們有多幸福。坐在門口喝茶旁邊經過的狗啊,貓的已經不稀奇,我們在
這裡還看到沒綁繩子的驢子跟馬像街貓一樣晃來晃去。
"
那是誰的馬呀?"我忍不住開口問民宿的媽媽。
她說那是隔壁鄰居養的,從來不綁。
日落後的村落是安靜的,沒有網路電視, 不到10點我跟同伴昏睡過去,半夜偶爾有狗吠叫著混著馬蹄
蒼惶經過的聲音之外, 這裡的夜晚大多時候是沉默的

隔天我打開房門看到的是一隻驢子默默的在吃門邊的野草,我嚇一跳回頭叫Lea出來看,驢子見怪不怪的
撇了我們這兩個城市來的土包子一眼低頭繼續吃草。鄉下的早餐比都市的更簡陋(阿根廷的早餐都是簡單
的茶/咖啡配麵包塗果醬或奶油),麵包不知道是哪天做的,我們打開窗戶望著多彩的高山,我啜口茶,配
著山景,安安靜靜的咀嚼口裡乾硬的麵包

 

吃完早餐我們沿著原路走回Iruya搭車回Humahuaca,因為我的智利簽證必須在三天後入境,我依依不捨的

humahuaca往南移動到Tilcara,打算過兩天去Purmamarca搭巴士過境去智利北部的San Pedro de

Atacama。可能我很喜歡humahuaca的安靜跟住宿老闆娘的熱情,Tilcara這個比較知名(但風沙很多)

的城市反而對我沒甚麼吸引力,我興致闌珊的逛完Tilcara的大地標,打算隔天去西北高原區與智利之間的

Las Salinas Grandes大鹽湖區以及因為有七彩山所以相當出名的Purmamarca南美洲的必遊景點除了

秘魯的馬丘比丘,智利阿根廷的湖區,阿根廷巴西邊界的伊瓜蘇大瀑布外很多人都喜歡去玻利維亞的

uyuni看所謂的天空之鏡:那是因為鹽湖在雨季時會有一層薄薄的水積在白色的鹽湖上,應著藍天,鹽湖

似乎就像鏡子一樣會反射天空而得名。據說幾千萬年以前經過地震以及地球表面移動之後,現今部分的

阿根廷玻利維亞跟智利的土地從海底被擠出海面到海拔2500公尺左右,形成現在一大片有特殊地形的

地區。其中一個就是大鹽湖;附近幾個國家包含智利,玻利維亞跟阿根廷都有不同特色的鹽湖,我去的

在阿根廷西北部跟智利北部的中間,一望無際是睜不開眼的白跟藍色的天空。這裡的挖出來的鹽是食用

鹽的一種,附近的超市都可以買的到,跟其他的鹽比起來比較大顆,粗糙。其實在智利的Atacama

以及阿根廷快到智利的西北高原區也有一大片類似的鹽湖區,只是沒有uyuni的驚人。我出發之前幾年到

2014/04為止玻利維亞政府一直不給台灣護照發簽證,所以這趟旅行就沒有打算到玻利維亞,而是在

阿根廷這邊看大鹽湖。

 IMAG2959.jpg  

實際上從阿根廷的Salta過邊境到Atacama是會經過大鹽湖這裡,那天我跟兩個Buenos Aires來的上班族

湊車到大鹽湖,事先知道會經過4000公尺高的山,我拿出前天晚上T拿給我的Coca Leaves,沒想到那

兩位首都來的OL馬上湊過來七嘴八舌問我這個哪裡買的怎麼使用?(這邊是誰是外國人呀?)Coca Leaves

其實就是提煉古柯鹼的植物,在西北部這區,延著Andes山脈經過玻利維亞到秘魯甚至更遠的哥倫比亞,

不少高原居民都習慣含曬乾的Coca葉子抵抗高山症,不僅僅在市場可以買到一包包(看起來很像煮菜用的

香料)曬乾的葉子,甚至還可以買到茶包。初次接觸到這玩意兒我還很不以為然的以懷疑的眼光打量對方

(明明是個陽光男孩呀 怎麼會帶一大包違禁品在身上!)但實際上試用後發現,它其實嚐起來像很強烈的抹茶

,連剛到Humahuaca有人不舒服老闆娘都是不建議他們吃頭痛藥,而是泡Coca Leaves Tea給他們喝要

他們早點上床睡覺。(因為止痛藥會讓你忽視你本身高山症的初步症狀如頭疼暈眩而掉以輕心) 

正確的使用方法是把數片乾葉子("要記得挑選看起來比較新鮮的乾燥葉子"在Tilcara青旅的小幫手Javi

提醒我,"比較乾老的葉子易碎,泡茶比較適合")放入內臉頰,不去咬碎葉子而是吞下濕潤過葉子的

唾液。如果極需其發生作用,可以適當的加些蘇打粉在葉子上,沒過多久口腔會有一種酥麻感。基本上它

可以促進血液循環,讓人心跳加速,所以被拿來抗高山症不是沒有原因(我出國前還掛了旅遊門診買了

高山症藥帶出來..在阿根廷一小包乾葉子才ㄧ美金不到!)雖然古柯鹼是這葉子提煉出來的,但一公克的

古柯鹼需要不知道幾公斤的葉子,所以單單使用葉子不會有吸毒的那種嗨感(至少我很確定我沒有嗨)

IMAG2973.jpg    

 

回到大鹽湖,那大片的雪白是真的讓人睜不開眼精,像之前在歐洲冬季看到的一大片白雪,只是在歐洲多多少少

會有屋子,會有樹幹,但在這裡就是一大片白色的,從我們站著的地方到地平線的那端,(除了三兩台轎車以及

挖鹽的工程車之外)前後左右看不到盡頭的鹽湖。據說全世界最大的鹽湖是在美國(長知識:Salt Lake City真的是

Salt Lake), 第二大的就是在玻利維亞,阿根廷以及智利這邊。我也像其他人一樣拿了塊鹽岩包起來當紀念品,就

這樣放在背包裡面隨著我去了智利,回到阿根廷,去了厄瓜多,我也慢慢的忘記了它的存在。直到幾個月後我在

哥倫比亞擦洗背包時才發現當時收好好的鹽岩早已在多次擠壓中磨碎,灑滿了整個背包

 

我在阿根廷唯一的紀念品就這樣在哥倫比亞還給了大地。

 

 IMAG2955.jpg  

 幸好像這種可以留在腦海裡的紀念,帶的走,也抹滅不掉

 

 

創作者介紹

Bergmannstr., 10961

laia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