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11M
在Buenos Aires那幾天我一直忘記自己在哪裡,今天是禮拜幾?現在是幾月?因為早期從歐洲
來的移民大部分是上流社會,所以想把它弄得像小巴黎: 寬廣筆直的大道,有挑高的天花板的房
子,種滿玫瑰的公園。大家說它是南美洲的巴黎,我倒覺得他像西班牙的馬德里:一樣吵,一樣熱,
重點是都講西班牙文,只是腔調裡多了分美洲大陸的豪邁,人更直接表達好奇,熱情。幾乎每天
都會有人問我為什麼會講西班牙文,來多久,為什麼來這裡?
IMG_2100.JPG  
如果京都的春天是粉色的,Buenos Aires則是紫色的;十一月的Buenos Aires正值春末,
馬路上公園裡到處開滿一種紫色的花,在公園裡紫色花瓣掉滿地,但它不像櫻花那麼
脆弱的會櫻吹雪,而是不經意,隨性慢慢的搖墜下來,落在泥土上,旁邊是四五種不
同的香氣濃郁的玫瑰花,整個公園五顏六色襯著藍天,加上三三兩兩在曬太陽的人們,
有一種濃濃慵懶的氣息在空氣裡發酵。

IMG_2120.JPG   

是了,我在南美洲,, 終於。
在這裡的幾天我早上當觀光客: 拜訪了evita長眠的墓園
(他的墳墓很樸素很低調很難找。而且是葬在她姊姊夫家的墳墓旁),

IMAG2532.jpg  
(她的墳墓不在這張照片裡面喔)

全世界第二美麗, 前身是戲院的百年書店(多想每天去呀):

IMAG2555.jpg  

全阿根廷最古老的咖啡店(經過幾次隨時都有人在排隊,我跟門口的老杯杯聊天幾句
他看我自己一個人就馬上放我進去了),在很歐洲的Palermo漫步,在日本公園賞花
(它真的就叫Jardin Japones) 下午我到探戈教室隨著音樂笨拙地穿著勃肯學探戈舞,
同學們有法國來的觀光客,有特地從墨西哥,哥倫比亞來朝聖一個月的阿姨叔叔。
來之前本來打算只體驗一堂課沾沾醬油就好,一堂課下來我驚覺,探戈可能是我看過
最性感的舞蹈:它不像是肚皮舞的冶豔外放,也不像騷莎的熱情如火,它是一種靠著感覺,
閉上眼睛也可以共舞,盡在不言中男女之間的默契。在那裡的最後一個晚上,我看了一場
長達90分鐘的探戈舞蹈及音樂演出。雖然在課堂上近距離看過老師示範,在現場音樂
的陪伴下,探戈好像又更神秘了一點。隔天早上起床耳邊還可以聽到那天晚上的milonga,
甚至過幾天後在伊瓜蘇瀑布前,我腦子裡面除了磅魄的水聲,還有悠悠的手風琴聲;
這就是我期待的阿根廷啊,  除了壯麗的風景外,還有份細膩。迷死人了
至於我的18個小時巴士到iguazu瀑布,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創作者介紹

Bergmannstr., 10961

laiai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